建筑工地的预制化和智能化

        2018年我国建筑工地一线作业人员平均年龄为46岁,且在过去十年以每年一岁的速度在增加。在可遇见的将来,中国将向美日一样面临白发苍苍的建筑队。从西方经验看,破解行业老龄化危机主要依靠三个方案。

        一、移民外劳:以美国为例,在美国南部工地以拉美裔新移民为主。这些新移民除了从根本上解决了劳动力供应问题之外(美国在册建筑工人平均年龄为57岁),其中的非法移民团体更为承包商大幅降低了用工成本。

         虽然移民外劳是解决问题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方式,但由于我国在近代并不是移民目的地也没有形成接纳移民的传统。在我国建筑工地引入移民血液,短期内似不可能实现。

         二、标准预制化构件:所谓标准预制化构件就是目前概念很火的装配式建筑。事实上,我国在上世纪50年代就师法苏联,建立起了完善的装配化建筑生产体系,并在多种工程项目中使用。在唐山大地震后,我国北方地区引进日本预制剪力墙技术建设的一批俗称大板楼的“抗震楼”也是装配化建筑的一种。

         装配化建筑将工地的工序前移到劳动效率更高的工厂中,降低了建筑行业总的劳动需求。在欧美和日本,装配化建筑主要以木制件为主;我国则兼重混凝土制件和木制件。相对于混凝土制件,木制件有质量轻和易加工的显著优点,且现代木制件已经彻底解决了易燃等问题。我们相信木制件在我国装配化建筑中的比例将逐渐上升。

          三、工地智能化技术:自上世纪70、80年代以来,工地智能化技术应用方兴未艾,但过去的工地智能化技术以减轻技术人员的工作负担为目的,而不是以降低一线作业工人的工作量为目标。这一情况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在近些年的发展有了部分改变。以工地上常见的测量为例,美国Hover公司推出的相关软件可以让普通的智能手机代替工人准确高效的完成测量作业,我国慈礼信息科技公司也开发出了类似的解决方案。

         从美日经验看,随着标准装配化建筑的普及,工地智能化的应用空间还会增大。因为标准件的使用让智能化应用更加简单。

         综上,标准预制化构件和工地智能化技术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我国建筑工地现代化的主要方向。最后,我们也希望在外劳移民问题上,国人可以区别对待。管子曰:诸夏亲昵,不可弃也。仅东南亚的3000万华裔,就可以为我国解决相当长一段时间各个行业的劳动力供应问题。